爸爸,请带一把雨伞

0
196

diary-journal-person-water-writing-Favim.com-185639

省政协《湘声报》在长沙举办一期通讯员培训班,单位领导安排我去。9月20日上午报到,培训两天,也就是说,9月22日晚我便可回到家中。

“19号我要到长沙学习去了,估计22号就可以回来,这几天你就安排好羚儿。”那天晚上,我对老婆说了要去学习的事,叫她安排好女儿的生活。老婆的工作属轮班制,每隔一天就要上一个下午班,上下午班时,我只得自己下厨弄我和女儿的晚餐。

女儿已经十岁了,个子长得和我差不多高,但毕竟是个孩子,不那么懂事,平时总是丢东落西的。有两次进超市,离开时我有意试试她,还真的把书包都忘记在物品寄存台上。自己的东西,也是东一件西一样地乱放着,找不到了就问我:“爸爸,我的书包在哪儿呢?”“爸爸,我的作业本不见了。”“爸爸,我的手机呢?”等等,为此,我没少数落过她:“宝宝,你到底什么时候才长大?”她总是冲我做起了鬼脸,吐着舌头:“最好永远不要长大,爸爸妈妈也永也不要老,这样是最幸福的。”我常常虽有些气,但末了她总会补上一句让大人听了高兴的话,于是只能苦笑一下,心想,她还是个孩子,应当有个快乐的童年。

在单位工作再累,然而下班回到家,不论有多累多烦,我都会挤时间陪她说说话,听她给我讲在学校发生的事。慢慢地,我发现,女儿的叙述越来越完整,作文写话也越写越长,越写越有层次、有内容了,我很高兴。

因20日上午报到,从我所在的小县城到省城大约要5个多小时的车程,所以我只能19日出发。

18日晚,我正陪女儿看电视,她忽然对我说道:“爸,明天我有一喜一愁。”

“哦?那喜的是什么,愁的又为什么?”

“喜的是,明天我又可以去跳舞了。”

“那愁呢?”

她苦着脸:“愁的就是,明天你就要走了,我又有几天见不到你了。”

“我就走两天嘛,两天后就回来了呀。”

“可是我就有两天见不到你了呀。”她眼睛忽然红了起来。我心一疼,马上安慰她说:“爸爸是去省城听老师讲课,讲怎么样写作文,你不想爸爸有进步么?再说回来我还可以教你。”

“那你学习完了要马上回来呀。”

19日上午,天有点阴,但凭感觉我想应该不会有雨,那怕有也不会大。

我在忙着收拾东西,女儿跳完舞回到家,也赶过来帮忙我,老婆因是下午班,正在家洗衣服,时不时问一句:“你几时回来?”“你要去几天?”女儿却一直围着我转,我到厨房漱口,她跟了上来帮我挤牙膏;我到卫生间去梳理头发,她挤到我身后帮我扯白发、检查有没有头皮屑;我到房间换衣服,她围着我转前转后地检查,这里拉拉那里扯扯,忙着帮我理伸衣裤;我到客厅穿袜子,她跑上来帮我选,如影随形,一刻不离左右。老婆看了说:“宝宝,你怎么像个跟屁虫一样地跟着爸爸?”

“哼,你别看他那么大了,一点都不会打理自己,我不帮他,肯定弄不好。”我心底顿涌一股暖流,如夏日的微风拂过窗棂,倏地传遍全身:“这丫头,怎么忽然之前就那么懂事了呢?”

临行前,女儿双手捧着一把崭新的雨伞,递到我的胸前:“爸爸,请带一把雨伞吧,昨天我看了天气预报,今天会下雨。伞我都帮你选好了,是我们家最新最漂亮的。”我接过女儿手中的雨伞,眼睛湿润了:“谢谢宝宝,你上网去吧,拜拜。”我不想让女儿看到我难过的样子,忙把她推进了我的书房,自己也带上门出去了。平时我对女儿要求很严,每周末才让她上一小时的网,可是今天,我不想要求她只能上多久了,随她吧,只要她开心就好。

本以为我一出门,她就会迫不及待地泡网去。可当我走到楼下时,一抬头,正看到她倚着窗子看着我,见我发现了,忙说:“爸爸,下雨天很冷的,你要记到(方言,记住的意思)加衣服,记到呵,到了要给我打电话。”然后伸出小手,对我连连挥着。

说真的,我向来最不喜欢带伞的,那怕天空中下着微微细雨。但是今天,我不能不带的,因为那不只是一把小雨伞,而是一缕缕亲密的父女之情。有人胡说过——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,我一向很瞧不起说这样话的那个人,但是今天,这句最让我作呕的话,却像一道汹涌的暗流,肆虐无忌地撞击着我的心灵。

下午3点,大巴上了高速。小城的山,正如一本老黄历,在午后的秋风中一页页向后不停地翻着,我靠在椅背上闭目沉思,与女儿相处的日子,挟带着辛酸苦辣,一幕幕涌上心头……

“叮呤呤,叮呤呤……”忽然,一阵手机铃声传来。

“喂,你现在到哪里了?羚儿又交待了,你到长沙后记到给她打电话。”是妻子的声音,她此时已在上班了。大巴内的乘客已经安静了下来,大约半数以上的人已经睡着了。窗外远山近岭一片迷蒙,暮霭沉沉。

晚上9:00,我到了长沙火车站,是时夜雨越下越大,一些没带伞的旅客瑟缩在车站四周的避雨处,在晚风中瑟瑟发抖。我撑起女儿给我的雨伞,快步向公交车站走去。忽然,我想起一句歌词,是什么歌名我忘记了,但有一句歌词大约是这样写的:“看见我走在雨里,你也不会再为我心疼……”虽然是很久以前的一首爱情歌曲,但是我想,如果今天女儿看我在雨里走着,她肯定会心疼的,父行千里儿担忧呵。

不知不觉中,我的眼泪,和着这个城市的夜雨,一起滂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