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师傅的理发店

0
216

diary-journal-person-water-writing-Favim.com-185639

今天下了一天的雨夹雪,说好的大雪也没有来,还是很期待看到南方湿润的大雪的,想象推开门是一片洁白,优雅而又高贵。 虽没积雪,却依旧冷得出奇,身着厚重衣衫,无奈冷风依旧可以透过衣物刺入皮肤,在这样的天气里,做事情总是需要热情的,而我的热情却在一条不古不今的巷弄里渐渐消散了。

可能是我古板,拒绝小区门口新潮的理发店,只想坐在那间乡下熟悉的屋子了理发,那是一间并不起眼的店面,有一扇掉了漆的木门,有一个混音不断的广播,还有一位朴实和蔼的老师傅,会说一口流利的土话,会与你说些无关紧要的家长里短。坐在那样的环境里理发和在街头所谓“时尚”的发廊里当然是不一样的!那种不一样的感受难以用言语和文字去述清,那是一种情调,一种像我这样“刻板”的人才会有的情调,不愿在世俗的浪潮中追逐些什么,不愿在泛滥起的潮水中追寻些什么,却想看一看家乡的一场大雪。这种心境是难以和同龄人交流的,倒是能和茶馆里的老头子们引起些许共鸣!

“对对,小伙子你说得对……那个剃头师傅也这么说的……”

坐在老师傅的理发店里理发,是一种平静的享受,不会听到孜孜不倦地推荐理发水和发型的声音,不会被外边疾驰而过的声音所打扰,每到昏黄时分,便是我最喜欢的理发的时间,斜阳西下,一抹余晖撒在天边,水稻田边升起一道道炊烟,或浓或淡,偶尔会有几只水鸟,啧啧啧~

那是一个坐标,一个时间的坐标,无论人们如何烦恼,时间如何匆忙,无论周围有多少新的事物发生湮灭,老师傅的理发店依旧在那里,坚守着它的平静,它的朴实。从村子出去的人,在回来的那时走过细草河岸,在老师傅的店里梳上一发,归乡的感觉就由远及近排山倒海而来了!

老师傅的理发店是一种回忆,在那里可以延伸出许多天真无比的事情,玩泥巴,钓龙虾,在秋收的田里打滚,把鞭炮塞在癞蛤蟆的嘴巴里……带着这样的心境再去看鲁迅先生朝花夕拾的那些故事,又是一种浓厚且不一样的风味,故事里的茴香豆、野鸟雉鸡也都越发鲜活起来。

南关厢对于我来说也该是一种回忆,只是那时太小,现在实在记不起来了,只是走在那狭长的巷弄里,不觉热情都被消散了。不古不今,不伦不类的街,有些失望,或许是没有下雪吧?

 
分享
上一篇文章春天的欣喜
下一篇文章元宵节有感